日本亚洲AV综合网图片

<i id="vx1td"><video id="vx1td"><sub id="vx1td"></sub></video></i><ol id="vx1td"><noframes id="vx1td"><var id="vx1td"></var>

<i id="vx1td"></i>

<form id="vx1td"><strike id="vx1td"></strike></form>

    <pre id="vx1td"><span id="vx1td"><i id="vx1td"></i></span></pre>

    勞力士蠔式90周年 改變一切的防水傳奇

    2016年05月31日 18:43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編譯 作者:許朝陽

           [腕表之家文化] 1927年,勞力士做了一件令人驚訝的事:發布首款真正適于日常佩戴的防水腕表。這款腕表應用的防水策略與其他公司的早期嘗試大有不同,視覺和觸覺上卻并無異常。經驗豐富的勞力士愛好者可能已經意識到,方才提及的正是具有歷史意義的游戲規則改變者:第一代勞力士蠔式腕表。

            1927年,距今已有89年。然而腕表上的標記告訴我們,它的年齡還要更添一歲。沒錯,1927年的那個10月,著名的英國游泳選手梅塞迪絲·吉莉斯(Mercedes Gleitze)佩戴勞力士蠔式腕表成功橫渡英吉利海峽。但事實上,早在1926年,蠔式的構思和原型就已問世。文中配圖所示的這枚原型表,如今已是鮐背之年。在這樣的一個紀念日,關于蠔式是什么、為什么與怎么樣,諸多細節值得探索深究。

           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勞力士創始人,從來就不是一個鐘表匠。在所有的法律文件中,他給自己職業的定義是“商人”(merchant),即從事買賣的人。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在漢斯·威爾斯多夫執掌公司的五十多年中,勞力士并不像現在這樣自主制表,更確切地說,勞力士只是組裝腕表。機芯從一家廠商采購,表殼從另一家廠商采購,表盤、鏈帶以及其他元件也是如此。漢斯·威爾斯多夫天賦秉然,洞察商機,發現市場上的空白,而勞力士則以此為指引,總能組裝出一些特別的東西?,F在,我們稱漢斯·威爾斯多夫為營銷天才,勞力士蠔式的故事就是完美例證。

    勞力士-梅塞迪絲·吉莉斯(Mercedes Gleitze)海報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塹壕戰證明了腕表相比懷表的優勢所在,勞力士正是首批從中獲利的制造商之一。但在接下來的年月中,腕表民用用戶也不無抱怨:一是覺得腕表沒有老懷表精準;二是油脂被灰塵堵塞,或機芯因進水停運,腕表相比懷表,售后維修更頻繁。

           第一個問題可以預見,因為較小的機芯意味著較小的平衡擺輪。為修正買家偏見,漢斯·威爾斯多夫嘗試將腕表送完瑞士和英國矯實驗室進行測試,以證明其精準性。這種做法一直持續到現在,如今,勞力士是擁有COSC認證天文臺表數量最多的品牌。

           第二個問題相比更難解決,盡管對于防止灰塵和水的侵入,曾有諸多嘗試。例如,在維多利亞時代,探險家使用的懷表上弦表冠上都配有旋入式防水帽,通過鏈條連接到表殼上。這種系統非常笨拙,上弦表冠必須足夠小,才能適應防水帽(順便提一句,上世紀90年代,卡地亞在Pasha系列中復古了這種設計)。

    防水表殼,配備旋入式表底蓋、表冠和表圈

           20世紀20年代早期,關于腕表防水的嘗試是制作“氣密性”(hermetic)腕表,方法是以第二外殼包裹整枚腕表。需要上弦或調校時,就松開表圈,將整枚腕表取出來。表殼多以金銀制成,所以這種設計存在兩個主要問題。金銀質地柔軟,日常反復擰緊松開會令螺紋和表圈受到磨損。螺紋磨損了,腕表就不再防水;表圈磨損了,再想松開就變得困難。

           細心的讀者或許已經注意到,上述兩種早期嘗試的焦點都集中于對表冠的保護。表冠是灰塵和水汽最明顯的侵入點,我們所需要的解決方案,就是鎖牢表冠,使其自身具備防水性。1926年5月,命運的腳步悄然而至。

            漢斯·威爾斯多夫習慣瀏覽瑞士專利登記簿,從中挑選可以利用的條目,代號114948就符合這種定義。在拉紹德封,Paul Perregaux和Georges Peret設計了一種表冠防水系統,將其擰緊到表殼突出的螺管上。表冠處于正常位置,無需受防水帽和第二層表殼的約束,使用便捷,也更容易獲得銷售成功。漢斯·威爾斯多夫不失時機購入專利,僅僅數月,勞力士蠔式腕表正式上市。

           上文所述是公認的歷史,最近的研究成果讓這段歷史更加細化。2010年,鐘表歷史學家David Boettcher在美國鐘表收藏家協會(NAWCC)公告上發表文章。文章指出,1926年7月19日,這項專利先是轉讓給了一位名叫Charles Rodolphe Spillmann的人,他在拉紹德封擁有一家表殼制造工廠。5天后,Spillmann又將專利轉讓給了漢斯·威爾斯多夫(有趣的是,并非直接轉讓給勞力士)。再5天后,7月29日,漢斯·威爾斯多夫注冊“蠔式”(Oyster)商標。至此,表殼、表冠和名稱,所有元素都已到位。

           我相信Spillmann絕非簡單的,幫助漢斯·威爾斯多夫掩藏對專利興趣的中間人。更可能的情形是,Spillmann將專利帶到漢斯·威爾斯多夫面前,向他講解如何結合表冠和表殼,設計打造革命性防水腕表。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如果仔細觀察圖中所示1926年蠔式原型表的表底蓋,你會在底部發現一個小錘頭的標志。這是瑞士表殼廠商的標志,里面的數字是136,表明這枚表殼由拉紹德封的C. R. Spillmann & Cie生產。所有早期金殼勞力士蠔式腕表中,幾乎都印刻有這樣的標記,表明這些表殼都是由Spillmann的工廠單獨負責的。

    旋入式表底蓋內側

    表蓋底側小錘頭標志,顯示這枚表殼出自C. R. Spillmann & Cie,數字136清晰可見

           原始蠔式表殼設計非常有趣,機芯與殼體并不直接相連。表殼由三個獨立的部件組成:中框(附表耳)、上表圈和后底蓋。上表圈和后底蓋均采用旋入式設計。機芯、表盤和指針由外部帶有螺紋的金屬旋筒承載,3點鐘位置留有孔洞,9點鐘位置設有栓銷。金屬旋筒置入殼體,9點鐘位置的栓銷恰好插入殼體預留的孔洞,表冠和上弦柄軸則通過三點鐘位置的孔洞裝配到殼體上。最后再將上表圈和后底蓋旋轉鎖緊。

           彼時勞力士大肆宣揚防水腕表不使用軟木或皮革墊圈,只依靠金屬與金屬的旋接;這種說法是真實的,然而為了確保完美的密封性,腕表還是在后底蓋內使用了墊圈,墊圈由薄鉛片制成,旋緊時會發生形變,以補償后底蓋表面加工的參差變化。

           表殼外觀呈“枕形”(cushion),始于上世紀20年代,勞力士對于“枕形”表殼的使用一直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蠔式還曾推出替代性八邊形表殼,但并沒有像“枕形”那樣流行成功。不到十年,八邊形表殼就從勞力士的產品目錄中銷聲匿跡,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看上去太過老式。

    沒那么流行的八邊形表殼

           與同時期所有的勞力士腕表一樣,蠔式腕表搭載的機芯由比爾Aegler機芯廠供應。這種獨特的機芯被稱為“10? Hunter”:10?法分(23.7毫米)是機芯直徑;“Hunter”指代腕表設計布局,即如同獵人懷表(配有保護鏡面的上蓋),表冠設于3點鐘位置,與之相對的是表冠設于12點鐘位置的開放式懷表。

           機芯分為三種版本:Prima、Extra Prima和Ultra Prima。三者均是15石結構,通過組裝完成后的計時測試進行鑒別。性能最佳的十分之一為Ultra Prima,Prima就沒那么精準,而Extra Prima介于兩者之間。搭載Ultra Prima機芯的腕表盤面通常標注相應文字,如下圖所示。

    搭載Ultra Prima機芯的腕表盤面標注相應文字

           到了上世紀30年代中期,勞力士將復雜的三件式表殼簡化成兩件式,上表圈集成到殼體,同時摒棄承載機芯的金屬旋筒。Spillmann似乎已經從蠔式的故事中消失,然而事實并非如此。上世紀60年代,我們還能在勞力士計時碼表的底蓋內見到“C.R.S.”的縮寫字樣,這種關系持續了近20年?!罢硇巍北須さ纳a當然也沒有結束。上世紀30年代末,勞力士還為一家意大利品牌制造了一批超大款表殼。沒錯,那個當時還不怎么出名的意大利品牌正是沛納海。

           除了上世紀40年代腕表直徑變大外,蠔式表殼的基本設計一直保持連貫穩定。直到上世紀50年代,新型表殼和表冠一同問世,表冠被稱為“Twinlock”(雙重鎖扣)。顧名思義,表冠采用雙重墊圈,以確保其水密性。最初的防水深度可達50米,這是在表殼防滲方面的真正突破。

    蠔式原型表搭載Ultra Prima機芯

           1953年,勞力士還推出了一款配備可旋轉式表圈的兩件式表殼。首個采用這種表殼的腕表型號是Ref 6202 Turn-O-Graph,表圈上配有嵌體,印有60分鐘標記。作為計時碼表的防水替代款推出,Ref 6202 Turn-O-Graph的市場銷售難言成功,但它卻成為了勞力士最具代表性(之一)型號潛航(Submariner)的基礎。1953年9月份,瑞士探險家雅克·皮卡德的深海潛水器深潛海底3131.8米,貼在船身的勞力士特制腕表仍在正常工作。次年春季的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上,勞力士潛航系列腕表正式問世。

           多年來,表殼和表冠的平行研發一直在繼續,這在上世紀60年代的海使型(Sea Dweller)和2008年的深潛(Deepsea)腕表中可見一斑。在深潛腕表中,勞力士摒棄了使用長達60年的兩件式表殼,轉而恢復到原始蠔式設計。事實證明,鮐背之年的古老設計也能滿足21世紀的性能需求。有時,前進可能意味著回到原點。(圖/文 腕表之家 許朝陽)

    為本文評分

    最新評論

    不要緊的
    不要緊的

    確實是沛勞不分家

    2016-06-06
    00 00
    卐Jamesbond卐
    卐Jamesbond卐

    這個品牌對手表技術進步的推動與貢獻值得每個人尊敬

    2016-06-01
    11 00
    chen0701s
    chen0701s

    這種東西一般人的氣場根本hold不住。

    2016-06-01
    22 00
    殺氣太重
    殺氣太重

    濃濃的復古味。

    2016-06-01
    00 00
    交糧大神
    交糧大神

    乍一看外形,以為是沛納海。怪說不得勞沛不分家

    2016-06-01
    11 00
    ??颂K佩里z
    ??颂K佩里z

    年代感很強啊

    2016-06-01
    11 00
    英雄莫問
    英雄莫問

    單看圖就被毒死。

    2016-06-01
    00 00
    小魚0320
    小魚0320

    所有的發展都是一個輪回。

    2016-06-01
    00 00
    hebehh
    hebehh

    蠔式恒動太厲害

    2016-06-01
    00 00
    南宮晴天
    南宮晴天

    蠔式設計 是一個偉大的設計

    2016-06-01
    00 00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
    日本亚洲AV综合网图片

    <i id="vx1td"><video id="vx1td"><sub id="vx1td"></sub></video></i><ol id="vx1td"><noframes id="vx1td"><var id="vx1td"></var>

    <i id="vx1td"></i>

    <form id="vx1td"><strike id="vx1td"></strike></form>

      <pre id="vx1td"><span id="vx1td"><i id="vx1td"></i></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