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漂亮少妇高潮

<strike id="nf1x3"><p id="nf1x3"><ol id="nf1x3"></ol></p></strike>

<ruby id="nf1x3"></ruby>

    <sub id="nf1x3"><ruby id="nf1x3"></ruby></sub>

    此去經年 皇家橡樹雜憶

    2017年09月16日 08:00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原創 作者:郄鳳卿
            我是2001年左右在香港名表論壇雜志上最初看到一篇關于愛彼皇家橡樹紅金高爾夫限量版手表的文章,作者是鐘泳麟先生。我記得他說這款非?!皳屟邸?,陳列在年度手表的明星展柜,吸引了很多同為高爾夫愛好者的表迷前來訂貨。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表背上刻有“限量”字樣,但并沒有寫明數量,讓人產生不可窮知的期待。以至于讓消費者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擁有的這款美表,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兄弟。

            大約2002年,我終于拿到了一只紅金橡樹,灰色的表面很內斂,紅金的顏色也很深沉。這二種顏色搭配在一起,卻是體現出了一種孤高的品味。中心部位有方格紋面的雕刻,中規中矩正是我之喜愛。然而我又有一個奢望,想搞清楚這款表有多少兄弟,到底生產了多少只,電話打到了香港、臺灣和新加坡,但諸多表友包括幾個大師級的人物都沒有確切的回答。

            鐘先生的回答似乎最接近事實,他說此表由于贈送高爾夫球具,所以同生產球具的廠商有連帶關系,球具也很貴。因此定價時考慮了球具的因素,應當說定價偏高,而且球具上也印了皇家橡樹的標記,一旦印上了AP的標識,就不會再其他市場上出售,所以球具廠商只生產了一百套球桿和背包。后來由于訂單未到100只造成了球具多余,引起了球具廠家不滿,低價出售了余存的球具。從這個故事看來,此表在100只以內是比較可靠的消息。
     

            拿到了表帶到手上,我去哈爾濱市開會,郝偉哲等表友聚會時,郝總的幾個部下總盯著我的橡樹。我明白他所是想要這款表,但我還沒喜歡夠呢,對他們的“死盯”一點反應也沒有。酒會也沒有形成應有的高潮,如果轉讓了,就會高潮迭起。

            但二個月后,我沒能抵擋住天津表友的攻勢。終于在天津表友單位軟硬夾攻下,轉讓給了何弟。老郝聽到此事對我相當不滿,“厚臉皮吃香的話,今天咱們對郄醫生要施以厚顏戰略”,老郝號召部下,從我手里掠走了不少寶物。

            轉讓時是一時沖動,不久就后悔了,巧的是剛后悔,就在日本雅虎上發現了同款紅金高爾夫限量紅金款,正以1萬日元起價的形式在雅虎拍賣頁上進行。我當即入札參戰,引發了讓我心痛十年的“悲劇”。

            入札后我發現,出品者是東京都立川市的白須堂,而白須堂的老板中村是我的相識,而后發展成了表友。中村開有一家地中海料理,我也常常去捧場。他偏愛不同的老款工程師,我至今還在珍藏的一款積家852機芯IWC,還在收藏箱中,就是源于中村的割愛。

            入扎時我恰在東京,入札后我給中村打電話,告訴他我在購買他一只表。他說,“你買呀?直接來吧”。我為慎重,不讓朋友傷財,確認了價格,中村說90萬日元就可以。

            我一時難以回答。我準備出到110萬日元,沒想到這么便宜,也不知應該感謝他,還是他應該感謝我。那時的100萬日元相當于人民幣6.8萬,而香港市場此表已炒到8.5萬,現在呢,市場價達到了人民幣12萬。但最終我還是說了句謝謝,明天見,定到次日中午在白須堂交割。

            “悲劇”的前奏來源于立川車站的衛生間。我乘中央線急行在立川站下車如廁,一不小心,上衣口袋里的手機滑落在座便中,縱使我手疾眼快,把手機救出來擦干后也仍然是沒了信號。預定完全被打亂,那天我還有許多事要辦,橋爪明子小姐晚上過生日,我也答應去了,是哪間飯店還沒定,沒有電話怎么可以?立川北口有軟銀公司的專賣店,門口排著長龍,那幾天辦手機似乎有什么折扣。我領了順序號,先去白須堂取表。

            中村很高興,從網上取消出品時,才競競拍到60萬不到,他90 萬賣給我。一定省去了很多麻煩,所以他才喜笑顏開。我大概知道這表來自于他飯店客人中的表迷,日本典當行按書本辦事,以定價的百分之二十五至三十收表,百分之五十的價出售,而中村靈活,如果以定價40%收,顧客一定會賣。對顧客對中村都是兩利,減少了中間環節。

            拿了表我去軟銀買新手機,店方告訴我要輸入數據,初始化處理,要一小時后才能取。我對北口已很熟悉了,南口商店街還沒去過,這一去走入了“悲劇”之旅。

            我手里有兩個手袋,一個手提公文包,兩個手袋里一個裝了橡樹,一個裝了IWC的工程師,公文包里則裝了雨傘和飲料??傮w上看,三個袋重量大體相同,我是一邊走一邊看周圍的各種商店,從北口到南口,大約有十分鐘的路程。到了南口一個藥店把三個包從左手換到右手時,發現重量上輕了一些,仔細一看,手上只拎著兩個包:一個紙袋,一個公文包。我瞬時倒抽一口冷氣,莫非中途換手時掉了一件?仔細確認后,發現橡樹沒了,當然是連袋一起沒了。說貴不貴,說少不少,90萬日元,而且是至愛之表,我一時有點慌了,有點不知所措,汗也流了下來,不管怎么說,經歷過大風大雨,丟了90萬日元的名表還是第一次,冷靜下來,決定回去找,從南口回北口,人群如過江之鯽 ,從立川站向四面八方流去,如有人拾得一定是不會進站,誰愿意在路上揀個紙袋當行李呢?又不知里面是什么東西。那么一定是車站來出來的或是在北口和南口之間行走的人才會揀到這件東西,放眼望去,人海茫茫,確實感到了失物有如石沉大海,一絲失望襲上心頭。

            沒有辦法,只有進一步的去努力,找警察幫忙,先去了南口派出所報案,警察認真的記錄了外包特征,內容物特征,然后告訴我,他這兒的記載有法律效力,如果有表的固定號碼應當寫上,我當即給中村打了個電話,剛售出,中村那兒有底檔,直接念出了號碼,他問我在哪兒,我說在警察處,他感到了什么,也沒多問。
     

            警察說,您是外國人,我要向您介紹一下日本的相關法律,按照物權法之規定,甲方所擁有的東西,一旦遺失在公共場所,遺失物的所有權臨時性的屬于國家,乙揀了東西沒有上交,按法律上之規定,屬于違法,侵占了國家財產,在日本的法律教育中,從小學到中學都有教學和考試,相信如果日人拾得該物,一定會送至警察。立川是外國人較多的地區,如果是不懂法的人拾到,不一定交上來,他還告訴我,立川車站屬于東日本鐵道公司管轄,站臺內也有一個失物招領處,北口還有一個警察所,為了防止從南口向北口行進的人揀到,還要去北口一次較妥,我遵命前行,屢行了登記手續,三個警察所都告訴我,三天之后打一次電話,一個月再打一次,以防立川以外的警察收到上交的失物,而聯系到失落地警察。

            看著遺失物招領所十幾個放滿了遺失物的大柜子,我對自己的自責和憤怒稍有減少,畢竟象我這樣的笨蛋也是大量存在的,但晚上明子小姐的聚會,我是真沒有了心氣兒,有誰在這樣遺失了最愛之后的不到幾小時,還能繼續推杯把盞呢?

            中村給我留下的橡樹表號碼我還一直保存著,三天,一個月后給立川打了兩次電話都沒有結果,隨著時間的流逝,十年過去了,我對這次事件也漸漸淡忘了,偶爾在香港或東京見到這款表的身影,我都拿出來看看號碼,遺憾都不是。有特殊的印象才記得清楚,十年中我在亞洲各地僅看到了三支這款表在流通,這三只還包括一只同號的,在香港尖沙咀看過的一只表,一年以后出現在了東京的寶石廣場。目前的結論是在不到一百只的這款高爾夫限量表,大部分還在其第一任主人,熱愛高爾夫運動的先生手中。

            入夜,我凝視著這塊引起心靈風波的尤物許久,然后戴在睕上,安然入眠。
    為本文評分

    最新評論

    廣天
    廣天

    太可惜了,能體會那種心痛

    2018-01-15
    00 00
    F小樓一夜聽春雨
    F小樓一夜聽春雨

    所以說,買了表,就帶手上!最穩妥!

    2017-11-01
    00 00
    貓蝮蛇掌柜
    貓蝮蛇掌柜

    教授,下回這么貴的東西還是收好了.

    2017-10-12
    00 00
    燃燒的胸毛
    燃燒的胸毛

    很遺憾沒有找回來,但也許找回來我就看不到這個故事了,與你是遺憾,與我是故事

    2017-09-22
    11 00
    暉168
    暉168

    好像看故事,結尾不好。

    2017-09-19
    11 00
    是不是喲
    是不是喲

    對樓主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非常好奇。已經知道了是個醫生。好文

    2017-09-18
    11 00
    張云海
    張云海

    結尾太突兀了,到底是什么情況?

    2017-09-17
    00 00
    hari
    hari

    還是覺得比離岸系列有感覺!

    2017-09-17
    00 00
    撇和捺
    撇和捺

    心頭之物,可惜了

    2017-09-17
    00 00
    ˇ淡藍Sè
    ˇ淡藍Sè

    這個摯愛,失去的掛念

    2017-09-17
    00 00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 更多
    强奷漂亮少妇高潮

    <strike id="nf1x3"><p id="nf1x3"><ol id="nf1x3"></ol></p></strike>

    <ruby id="nf1x3"></ruby>

      <sub id="nf1x3"><ruby id="nf1x3"></ruby></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