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漂亮少妇高潮

<strike id="nf1x3"><p id="nf1x3"><ol id="nf1x3"></ol></p></strike>

<ruby id="nf1x3"></ruby>

    <sub id="nf1x3"><ruby id="nf1x3"></ruby></sub>

    腕表18羅漢|No.2

    2021年01月28日 13:33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表家號 作者:王寂

    疫情比較嚴重的春節期間閑著沒事兒天天和小文網聊,他推給我Petermann Bédat的最新款1967 Deadbeat Second,很快,室溫都上升了幾度,我們倆越瞧越喜歡,越看越心癢癢,哇塞,這個初出茅廬的手工表相當卓越啊,隔著換了幾個廠的手機屏,好像看到了實物一樣,這么精致的手工修飾我們盯著瞧了一個初三了,楞看不出缺陷,貌似真無敵了。我叫他寫封郵件整誠懇點兒:我們來自遙遠的東方名表市場極度興奮的中國,我們是中國鐘表圈兒略有薄名的媒體,微博粉絲不多,也就六百多萬,我們對最新限量跳秒十分感興趣看看能不能擼下兩只。BR。

    對方郵件回復還是蠻快的,全文大概四五米長,翻譯成中文就仨字兒:賣光了。

    18K白金/紅金各限量10只,59,800瑞郎,表殼直徑39mm、10.7mm厚,Cal. 171跳秒機芯擺頻18,000,36小時動力儲存,盡管略帶惋惜,但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款新作完美地符合我們對小眾品牌手工表的三大要素,

    1. 均衡;
    2. 內斂;
    3. 極致。

    均衡的意思,就是內外兼修,就是機芯很漂亮、外觀也很漂亮,兩者相得益彰,互相呼應。但事實上,這特么太難了。這個世界上能把機芯做得很漂亮的手工制表人還是有那么幾個,比如REXHEP REXHEPI的The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這個年輕老兄機芯做得確實好,但外觀真的太直男了。好硬。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在一個小旅館里我考慮了一晚放棄了這么昂貴的簡單表,花幾十萬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還不滿意,這太虧了。我知道,我沒買另外一個老兄開心了,因為他覺得這位新秀會是豆腐第二。沒有多久之后一位老鄉在Only Watch用幾十萬瑞士人民的幣擼下慈善孤品,不得不欽佩,為啥人家就能開印鈔廠呢?

    2019年巴塞爾期間,我看豆腐和Biver都去了REXHEP REXHEPI的booth,感覺得出小哥的意氣風發,這就感覺像一個創業有兩年的企業一下子有了幾家超級大佬基金去做了調研,反正不論內心啥感受吧,人去了就是門面到位了??墒撬麄?019的作品外觀那真的是人猿泰山,我覺得這品牌未來很難了。

    我不喜歡但不少頂級藏家稱贊的Laurent Ferrier陀飛輪在我眼中也屬于機芯勝過外觀的典范,但不是表盤不佳、而是過于渾圓的懷表風格的表殼少了棱角,總覺得是老氣、少了筋骨。

    我堅持我的這種觀點:其實大家對機芯美學是比較容易把握的,機芯輪系的邏輯本質上是一個公式,這個公式是不容大幅改動的,無非大擺輪、精致日內瓦條紋打磨和華麗倒角,在某種意義上這種美是有教科書范本且相對比較教條和單一的。但外觀設計就太難了,非常非常多的表外觀不堪入目,因為外觀這個事兒、是審美是考驗設計者的真正的美學功力的,它不是靠黃金分割之類的學前班算術可以輕松解決的,正是由于它可以真的天馬行空絕對自由隨心所欲,所以,大家搞的烏七八糟。

    如果說Petermann Bédat的初代目作品盤面略顯樸素,那么最新表款1967 Deadbeat Second堪稱卓越,與機芯的奢華更加相得益彰,表盤open得性感卻不放蕩,3點位置的鎖骨妖嬈的曲線、如水的拋光,光華流淌,確實令人口水連連。半開放的表盤即夾板,軸眼的處理畫龍點睛。

    內斂的意思,更加豐富了一些。首先是尺寸太大了,過猶不及。比如Greubel Forsey Hand Made 1,拋開價格不談,它的口徑過分大,直徑達到了43.5×13.5mm之巨,如果品牌拿出來蘋果做手機的勁頭兒把尺寸做到40×11mm——我相信這是完全可能的——那我這個18羅漢2就要獻給它,而它也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我心目中無敵的滿分表。

    Hand Made 1這表真的好,它不均衡嗎?均衡。內外兼修。層次無敵豐富、細節無敵精致,它的布局,拋光打磨,絕對是這個星球上最美、最手工、最頂級的腕表沒有之一。Simplicity氣勢上絕對沒法和這只比,當然定價也差遠了。但Simplicity最近最高炒到五百多萬,Hand Made 1定價“只要”645萬港幣,一年兩三只的產量,要做一個世紀才能在存世數量上和豆腐PK,折扣(假設有的話)下來同樣是五百多萬那Hand Made 1絕對碾壓Simplicity??蒘implicity不光炒勢正猛,它的尺寸也更加內斂,廣為人所接受,這是內斂的力量啊。

    內斂的次一層意思是造型上,要盡量“不出奇”。還是拿天價Simplicity作為標桿,怎么Kari Voutilainen的盡管身價不低卻上不去呢?KV的招牌表款Vingt-8不均衡嗎?均衡,內外兼修有里有面兒,手工出品頂級了,假設豆腐是茅臺它起碼是五糧液了吧。它的問題,在我看來、就是不夠內斂:它的水滴表耳相比豆腐的藏巧于拙,還是囂張了。Simplicity有一張無比樸實的臉蛋和勻稱不出奇的身材,但看后背哇塞塞這種極致對比的震撼一下就出來了。KV的表殼清奇、格調高遠,但受眾卻因此受限。后來這個老哥把表耳“磨鈍”了些,感覺還是乖張。

    再看Petermann Bédat,看啥媒體說這倆哥們兒采訪坦言最愛的表是百達翡麗古董杰作2526,他們的作品神韻上忠實致敬,看似平凡卻飽經歲月的洗練、這種殼型絕不會“出錯”,屬于人見人愛,直徑39、10.7mm的厚度更是教科書般的經典正裝。

    極致的定義或者解釋就非常簡單了,機芯的極致華麗修飾打磨。Simplicity的打磨那確實是真的牛,大牛。但Greubel Forsey的所有表款其實打磨也都極致的牛,不過他們的機芯喜歡營造一種非常冰冷的并不傳統也并不溫暖的機械感和未來感,他們的作品在某種意義上是RM和豆腐之間的一個平衡點,很詭譎。

    最后,我不得不提一下手工制表領域身價奇高的傳奇大師George Daniels和他的學生Roger W. Smith,雖然他們猶如乞力馬扎羅的雪般高傲挺立,但我個人真的也不喜歡,有錢也不會買那種。直不愣登的英式懷表風格我只能說確實非常高級手工制表,但那種范兒我感覺既不夠極致、也略顯過時。Marco Lang也一樣,那種故意為之在我看來過分做作的勁兒,過猶不及了。

    Kari Voutilainen的大擺輪和厚重夾板懷表風格的細致打磨,當然是巔峰制作。KV我多年前訂做了生日表,不過叫我重新選一次小眾手工制表精品的話,我選Petermann Bédat。這倆哥們兒在朗格歷練過,打磨功力極度牛叉,隔著屏幕,心向往之。

    腕表18羅漢No.2,Petermann Bédat 1967 Deadbeat Second。

    校對:趙奕|流程:劉維丹
    焦點圖:View of Delft,Vermeer|圖片審核:黃海生

    聲明: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表家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觀點。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為本文評分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最新評論

    狐貍的影子
    狐貍的影子

    豆腐是菲利普·杜佛

    2021-01-28
    00 00
    我加的表叔數不清
    我加的表叔數不清

    見識少,完全看不懂,豆腐是什么?

    2021-01-28
    00 11
    淼森焱
    淼森焱

    我膨脹了??!

    2021-01-28
    00 00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 更多
    强奷漂亮少妇高潮

    <strike id="nf1x3"><p id="nf1x3"><ol id="nf1x3"></ol></p></strike>

    <ruby id="nf1x3"></ruby>

      <sub id="nf1x3"><ruby id="nf1x3"></ruby></sub>